成長駭客暨廣告投手的成長之路(上):ALPHA Camp的實戰衝擊與各種爆炸性的自我投資

By |2019-03-12T17:41:32+00:0011 月 5th, 2018|數位行銷筆記本, 萬惡職場現形記|
今天看到一篇之前洪雪珍被轉發到爛了的文章「不自我投資,恐怕窮一輩子」,內容大意是在講有年輕人跟他靠北一個月只有27K薪水,生活窮苦之類的。然後洪雪珍看完他的生活開銷後又靠北回去,窮鬼死好都不投資自己腦袋(誇飾法)因為這篇文章,讓我反思我在數位行銷的領域上我到底花了多少資源栽培自己?

我目前為專注提供北美社群廣告操作的自由廣告投手,這篇寫給對數位行銷有興趣想深入、或給未來有興趣僱用我的人、或想跟我交流北美市場廣告或群眾募資相關的新創圈朋友,看看我在邁向成長駭客暨廣告投手這件事上,投資了什麼項目。(相關文章:百萬預算專案死在自己手上,是什麼感覺?(下))

剛工作第一年,最大的娛樂是每週看三本書

第一份工作薪水跟洪雪珍舉的例子幾乎一樣,為了省錢幾乎自己帶便當,每天都在豆乾、豆芽菜、金針菇這種長年便宜的菜色中挑選,斤斤計較的比較哪個罐裝泡菜、筍乾內容量比較大,可以多帶一天甚至半天的便當;台北一個月房租一萬,每天的上班通勤再省也要加個兩千,房東的水電費每度又比台電帳單多了1.5塊,再扣掉生活費和伙食費,當個月光族是常有的事。
雖然社群媒體流行拍美食炫耀小確幸,除了自命清高不隨波逐流以外,其實我也沒本事進行消費,所以下班後最常做的事情是跑去誠品看書,從管理、設計、行銷到各種無趣的、有趣的新知都會看,一個禮拜平均可以消化三本書,打發一些無法從事金錢消費的時光。

遇上了無頭蒼蠅老闆:每天都在打掉重練

很想要打破現狀卻又無所適從,我第二份工作開始負責跨進電商的營運。老闆是個空有想法沒有策略和實戰經驗的人(後來發現台灣好像很多這種老闆),空有新創的口號和一堆不切實際的想法,每天被逼著像無頭蒼蠅一樣的打掉重練。(相關閱讀:如果碰上了無頭蒼蠅老闆,該怎麼自救?)

開始燒錢進修  工作思維是可以靠自己培養的

不過因為我從無到有,完整的負責了跨境電商的必經之路,包含選品、定價、談物流、選擇電商系統架站到成立社群並經營,我突然發現我在數位行銷,特別是社群操作這塊莫名的靈光,舉一可以反個五四三都沒問題,眼見老闆一樣的無頭蒼蠅,那年我報名了ALPHA Camp的流量成長實戰班,工作上雖然還是個蒼蠅,但思維上開始有了累積。(新聞:想進新創搖籃 ALPHA Camp說了算

參加ALPHA Camp ,十週成為炙手可熱的新創人才?

當時ALPHA Camp的號召是:兩個月的實戰計劃,讓你成為新創團隊不可或缺的行銷人,搭上火箭之類的Blahblah(先前ALPHA Camp轉移重心至新加坡,好一陣子沒在台灣開課了,但後來2018下半年又宣布即將把台灣拉回主戰場)。
那些號召百分百的屬實,我的行銷功力是在ALPHA Camp開始有了指數型的累積,數位行銷、成長駭客的基本功包含Facebook廣告投放、SEO觀念、GA、行銷漏斗和Landing Page優化什麼鬼的,還有創業思維全都在那個地方奠定基礎。

廣告只是工具,重點在於背後的思維

操作廣告,很多時候並不只是懂得使用這種工具,行銷優化的思維是一切的根基,沒有穩固的根基,工具再怎麼熟悉也罔然。真槍實彈的提槍上陣再被打趴(?)下來,書本知識(Book Smart)搭上街頭智慧(Street Smart)的生存經驗,讓我在經營社群與廣告投放時具有很大的個人優勢。

實戰經歷和單純的知識理解   是兩種不同的維度

因為是實戰,真正的用了自己的想法、自己的錢到市場走了一遭,比別人有更深的體會。就好像你「知道」沒錢生活會很苦,但如果你「經歷過」戶頭只剩2000元還要想辦法在台北活過兩週,你會無所不用其極的省錢或開源(或借錢?)。總之ALPHA Camp以及後來參加的課程訓練給我的都是後者,我當時的生活基本上也趨近於後者。因為ALPHA Camp近十萬台幣的學費基本上耗費了我當年的畢生積蓄!
IMG_2939

上圖為 Bootcamp#8 Demo day的合照,我們的創業專案就是AmazingTalker 的前身(當時命名為AmazingTutor)不曉得為何這組搞行銷的脾氣都很火爆,討論到後面都在吵架XD 但這就是創業團隊的可能發生的真實情況,現在想起來卻有點懷念!我當初比較多是負責電子報行銷和操作FB的廣告投放優化。

這組的同學不知道為什麼都他媽的優秀,Abner跟他太太隨後讓AmazingTalker長成台灣成長最快速的多國語言家教平台,有人跑去澳洲當全端工程師,有人操作群眾募資在3小時內達標,或在台灣繼續耕耘code、或跑到美國發展。

搞新創實戰的生活真的很苦,苦的跟2000元要在台北活兩週差不多。當時到處面試又換了第三份工作,白天上班晚上燒腦做創業專案,週末上課。印象很深刻的是,我那年的生日在ALPHA Camp討論(吵架)廣告優化到十點多,搭了捷運到西門轉公車大概快11點,回家洗澡後要進行Landing Page的修改。
Farry的成長駭客既廣告投放手的成長之路

Google數位火星人計畫活動照片

而我在數位行銷的投資當然還不只有ALPHA Camp,當年還參加了連啟佑老師的SEO入門課程、Awoo舉辦的成長駭客年會、Google火星人計畫還有一些較小型的社群文案寫作課程
因為有了上述爆發性的累積,我在工作的個面大幅進步,當年在工作操作社群時也玩的小有成績還辦了一場頗貴的記者會。並且從行銷思考、市場規劃到薪水都有成長,但進步之後呢?參考下篇:百萬專案在自己的手上死亡是什麼感覺?

About the Author: